帝企鹅粉丝协会会员

[孙哲平生贺]未落花1

卡文了 就先坑着吧..。

架空 双花钢琴家设定 

ooc有. 

1

  孙哲平现在有点无语。

 

 半天前他收到一个国外寄件,近期并没有人说要寄什么东西给他,所以他第一反应是送错了地方。但是回执单上孙哲平三个大字写得清清楚楚,收信地址及邮编精确得毫无纰漏。寄信人名字没写,孙哲平大致扫了一眼寄信地址。Bologna, Italy.不用多加思考就明白了这寄件来自于谁。

 

  心下略略纳闷着但孙哲平还是利索地挥笔签名,接着转身把寄来的皮箱拎进客厅。重量不小给人的感觉像是行李。箱子表面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经过长途跋涉有几道不明显的划痕,并不碍眼。孙哲平上下打量一番,抬手将封条刺啦一声撕掉,拉开锁链。

 

  然后看着大杂烩一样的内存皱起眉头。

 

  就算已经四年没见,孙哲平还是能想象到远在意大利的老搭档一边哼着歌一边把自己视线所及的东西都捞过来统统装包然后扣上箱子手一拍就去吃泡面的不协调画面。餐盒和单反相机哥俩好地挤在一起,意外地看不出违和感。

 

  已经不想吐槽对方这种不拘小节的做派,孙哲平把所有的东西拿出来摆整齐,伸手拉开中间层的拉链,愣了一下。嘴角抽搐着拿出一个被剪得只剩一半的矿泉水瓶。

 

  只是个矿泉水瓶也就罢了,上面居然还栽了朵花,半开不开的状态,用保鲜膜罩起来,染上朦朦胧胧的蒸气。

 

  折腾这么长时间还活着也是奇迹了。

 

  想想张佳乐那家伙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孙哲平也没多惊讶,随手将花往钢琴旁边一放,放下卡到肘间的衬衫袖口,出门上班。

 

 

  下班高峰期很容易堵车,孙哲平八点多才把车开进小区。看着时间晚了就直接在便利店买了个饭团叼着,和往常一样,拿钥匙,开门,咔。

 

  伴随着开门声响,孙哲平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怎么才回来啊想渴死我吗!”

 

  这声音带着点稚嫩。但是特别熟悉。熟悉到让人觉得诡异……本来一个人住的房间出现别的人声就够诡异的。孙哲平一惊,条件反射拍开了客厅灯。

 

  要么做梦,要么见鬼了。

 

  孙哲平看清眼前事物的第一秒就是这种想法。不过他懒得再开一次灯,直接换了鞋向声音来源走去。

 

  钢琴旁边的矿泉水瓶里坐着一个有人食指长的小人。满脸怨气,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哲平看。

 

2.

  孙哲平以前不相信童话故事,现在也不信。

 

  但是眼前这个小家伙明显颠覆了自己二十几年的认知,长度还不如一个小型手办,长相还不是一般的眼熟。偏长的红毛扎成一撮,肤色苍白,黑裤子花衬衫,整个人一副忧郁小青年的派头,但眼神倔强,眉头一皱脸一鼓,活脱脱一个二头身版张佳乐……这家伙在国外深造四年已经有这么不靠谱的能力了?

 

  不,会这么想的自己才更不靠谱吧。

 

  孙哲平跟坐在花上的小人对视一眼。

 

 “乐乐?”

 

  小家伙脸立刻黑下来,摆出一副臭脸鄙视他。

 

  “乐乐个鬼,赶紧给我浇水。”

 

  “……”

 

  孙哲平斜睨一眼,慢条斯理啃饭团去了。直到在二头身乐乐哀怨的眼神攻击下安之若素地吃掉最后一口,纸袋扔进垃圾桶,才不慌不忙地起身打开柜子拿花洒,灌了点水进去。

 

  “叫什么?”

 

  遭到小家伙的一记瞪视。孙哲平看着觉得好笑。

 

  就算不是张佳乐性子也如出一辙,感觉还挺好玩儿。

 

  于是他回看过去,顺带……晃了晃花洒。

 

  小家伙还是瞪他,但是明显底气不足,看到有水立刻蹦起来想去够,结果够不到靠在瓶子边上气得跳脚,脚下的土壤因缺水僵硬,或许是由于共生的关系小家伙也没了多少力气,来来回回跳了几次之后就蔫着坐在原地,孙哲平也没再逗他,伸手把他从瓶子里拿出来放在钢琴上,开始浇花。流水哗啦啦钻到土壤里。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小家伙气色好了不少。尽管不情不愿,但还是开了口。

 

  “百花缭乱。”


2014-08-14
评论
热度(2)
© 伝わらぬ洋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