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做做梦。

[周江]重感冒

作业期间摸个鱼,速成品。

私设与虫并存。

一日,天朗气清。轮回众集于训练之处,与平时无异。练毕坐谈,闲言中涉周泽楷。众以事询之,周泽楷敛眸沉思,无声半晌,以嗯字答。

众不解其意,乃致目江波涛。后者唇翕动,微启,似有千言相告,然见喉动而不闻其声,虽侧耳,仍不能得。

众怪之,问其何故。江波涛默然,竟未有以应。

轮回众除周泽楷,皆瞠目。面面相觑,呆若木鸡。少顷,杜明恍悟,遂悲而欲绝,痛呼:“副队!你怎么故障了?!”

江波涛:“……”

江波涛觉得自己简直是不作不死的典范。

夏休期早已过去,天气转凉。江波涛自两天前就觉得鼻子闷闷的透不过气,嗓子也时不时发痒。不过他觉得现在处于换季的时候,有点感冒也是正常的,揣了包纸和喉糖就和往常一样去了训练室。一天过去没感觉有什么不适,于是江波涛放松了戒心,大晚上的和队友一起撸串儿去了。

结果乐极生悲,回到宿舍江波涛感觉喉咙极痒,咳嗽时又像被人生拉硬拽过后撕裂般的疼,只得隐忍着吃了药,频繁地掐着咽喉部位,翻来覆去过了一夜也没睡安生。第二天早晨起来脑袋如宿醉般昏沉,一照镜子发现喉咙处也红肿了一片。无奈只得穿了高领外衣遮挡,撑着去训练。

但江波涛不是周泽楷,尽管训练时可以不出声,可是连闲聊都不参与了,那就太过奇怪,很容易就会被发现不对。

接下来的情况如前文所示。

江波涛头晕,听了杜明的话头更晕,故障了……你当我是机器吗?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坏掉了呢?一时间自暴自弃的念头闪过,江波涛无语问苍天。

一边的周泽楷探过头来盯着江波涛的脸,伸手去试他额头的温度。“不舒服?”周泽楷问。江波涛摇摇头扯出个微笑正想告诉他没事不耽误什么,经理就找了过来。江波涛冲各位摆摆手,努力地清清嗓子走了出去。

谈的无外乎战队近来的琐事,以及内部训练计划的调整。这些事江波涛心里都有数的,忘了自己什么情况,不假思索就开了口。嗓子一阵疼痛,沙哑声出口不但吓到了经理也吓到自己,江波涛慌忙把剩下的话吞回去。

糟糕,已经这么严重了……得想办法跟经理解释一下。

江波涛这么想着。但是有人先了他一步。

“小江,嗓子痛。”

“不能说话。”

周泽楷站在旁边,声音简短而清楚。他是跟着我出来的吧,江波涛想。真及时啊。

经理很理解的样子,没再多说下去,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嘱咐他早日休息有事下次再说,然后自己一个人转头就走了。留下江波涛和周泽楷两个人,站在战队的走廊里,沐浴着深秋的寒风。

江波涛侧过头去,发现周泽楷眼神定定的盯着自己。他就转过身来,跟周泽楷四目相对。

周泽楷盯了他几秒,皱着眉头。突然伸手把他整个人扳到回宿舍的方向,声音很低地说:“去休息。”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又在和你用脑电波交流。江波涛苦笑,他摆了摆手,以口型答:“感冒而已,又不是手的毛病,不影响训练的。”

周泽楷不回答他,眉头皱得更深了。

江波涛轻而易举地明白他的意思,接着用口型和他讲:“小周别担心,只是嗓子痛,哪里那么娇气。过两天就好了。”

周泽楷盯着江波涛的脖颈默然不语。江波涛被他看得发毛,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人把外衣拉链拉开到脖颈。周泽楷神色复杂地看了看红肿的部位,极快地把拉链拉回去,扯了江波涛的袖子离开。

“小周,训练……?”江波涛想辩驳,然而发不出声音。挣扎又难受得没力气,只得在后面跟着人走。

于是刚从厕所回来的吴启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队长和副队面对着面互相看了半天,还讲小话,悄咪咪的。

队长突然拉开了副队外衣的拉链,盯着里面看了好几眼。

然后拉着副队的手就走了。

……吴启静默着,习以为常地,抬手捂住被闪瞎的双眼。

真残忍啊。他想,轮回还能好吗?

他转身走进隔壁的茶水间,顺走了江波涛放在桌子上的酸奶。

周泽楷把江波涛拉去了医务室,检查结果是流行感冒引起的咽喉肿痛,没有大事,但若是不注意休息可能会发展成咽喉炎。队医提议这几天就多休息,少说话,尽量不要吃辛辣。周泽楷听得严肃又认真,然后不由分说就把江波涛往宿舍带。江波涛心虚,没有反抗,掏了钥匙打开门。和周泽楷一起走了进去。

宿舍向阳,午休时间刚过去不久,室内还是温暖的。但由于感冒的关系,江波涛感觉由内而外散发着阵阵阴寒。想去烧点水来却被周泽楷阻止,只得坐在床边上看着周泽楷拿着遥控器调高了空调的温度。拎着水壶走出房间。片刻后周泽楷带着热水回来,江波涛还是坐着。难受得不太想动,阴冷的感觉也没有消散。水杯烫手,江波涛看着杯子里氤氲的热气发着呆。

似乎有感应似的,热气过渡到身上来。温暖的,隔着衣物,气息微热。身子被禁锢住,江波涛低头看看,遍体有电流通过般瞬间热度肆虐。

周泽楷圈住了他,两个人身子紧紧贴在一起,空气也无法趁虚而入。周泽楷身上很暖和,有阳光的味道。渡掉江波涛身上微微的冰凉。周泽楷把头埋在他颈子附近。呼吸的气弄得他脖子发痒。

“这样,不冷。”周泽楷认真地说,胳膊又环紧了一点。

“可是,小周啊。”江波涛握住周泽楷环在他身上的手,距离很近,用不着发出声音,就利用空气振动的气流无声道,“离我太近了,会传染你的哦?”

周泽楷摇头,略长的黑发在江波涛脖颈上扫了扫。“体质好。”

江波涛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让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坐了一会儿。直到自己的电子手表响了两下。他晃了晃身边的人。

“时间已经不早啰。还要坐多久?一起去训练吧。”

江波涛感觉身上的束缚一松,然后整个人被摁倒在床上。他还没来得及惊愕,一床被子就铺天盖地地罩了下来把他整个人都遮住。

周泽楷看着他,一脸不容置疑的坚决。“休息。”周泽楷说,“晚上回来。”然后拿着江波涛的宿舍钥匙出了门。

江波涛躺着纠结了几分钟。最终妥协了。仰面对着天花板,放松了全身。

应该先换身衣服的……算了,不想动。今天就这样吧。小周让我等到他晚上回来,那就先睡一下好了。江波涛脑子昏昏沉沉,把头埋进枕头里。

睡着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幸好不是在赛期啊。




*
周泽楷回到训练室,下午已经过去了一半。

“副队呢?”吴启问。周泽楷的目光转向他,连带着注意到他桌上的半盒酸奶。想说点什么又顿住了。

“生病了吧。中午就很不舒服的样子,还好吗?”吕泊远表示了关心。周泽楷目光转移过来,点点头微笑了下。只说了句没事就坐回去训练。

江波涛没在,周泽楷跟其他人也不会有什么沟通,但是每天晚上的训练总结还是要做。于是他沉默地做完了当天的训练份额,在做手操之前沉默地站起来,沉默地在屋子里走了走。

……然后沉默地看着杜明关掉了训练用的操作窗,露出有唐柔特写的桌面来。

杜明忘记做手操,盯着电脑屏幕发了一会儿怔。突然感觉有哪儿不对,一转身发现队长站在自己身后,手支着下巴,表情深不可测。

杜明整个人都要扑到电脑屏幕上去了。今天才换的新桌面,才关了操作窗就被发现了,点是有多背啊?不过幸好是队长……应该不会被嘲笑吧。

重点错了啊,杜明。

“……快。”周泽楷打断杜明的胡思乱想,对他点点头,又摇摇头,留下一个字,潇潇洒洒地走了。只留给杜明一个联盟最帅的背影。

杜明泪流满面。

队长你想表达什么?什么快?我听不懂啊!

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副队没在,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训练结束。周泽楷在食堂窗口走来走去。装了两个饭盒,不找地方坐着吃饭,直接拐了出去。

轮回其他人坐在一处眼睁睁地看着。无一例外地感到了瞎。

*
江波涛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沉沉地睡了一觉出了一身汗果然舒服很多,江波涛眨眨眼睛要坐起来,才发现坐在床边上的周泽楷。周泽楷定定地看着他,指了指身边的饭盒。

被自家队长尽心尽力地照顾的江副队坐起来打开饭盒,粥还冒着热气。江波涛在周泽楷的注视下一鼓作气地将粥喝掉。然后想说点什么却被周泽楷捂住了嘴。只得打开床头柜子的抽屉拿出纸笔刷刷写了点什么,递过去给周泽楷看。

小周,麻烦你啦。

周泽楷接过来看了,摇摇头。拿过江波涛手里的笔,回复。

不说麻烦。

江波涛笑了笑。

好,不麻烦。我不跟小周客气。今天训练有什么问题吗?

……

两个人一个说不了话的,一个不爱说话的,就这么拿着纸笔聊起天来。周泽楷在纸上也没太多话,不过天(zhou)才(yu)过(shi)人(ji)如江波涛还是能从简短的字里行间解读出周泽楷的意思。两个人聊得不亦乐乎,时不时抬头看向彼此,相视而笑。江波涛感觉自己确实没那么难受了,看看时间也已经不早,让小周一直这么陪着也不是个事儿,于是提笔写道:

小周能陪我到现在,我很高兴啊。现在感觉好多了,躺一晚上就没事了。你去休息吧。不早了,别耽误明天的计划。

周泽楷看了纸条什么也没说,也没回复,直接把纸条和笔搁在柜子上,站起身来。

江波涛看着门关上,然后躺回去。果然无论对什么事情都不能大意呢,他这么想着,然后闭上眼睛。

闭了还不到五分钟,开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小周忘记东西了吗?江波涛迷迷糊糊地想。然后他听到身边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床上重量增加。江波涛感到柔软的衣料触感,和人体温暖的温度。他睁开眼,回头,看到周泽楷的脸,近在咫尺。周泽楷穿着格子睡衣躺在他身边,盖着自己带来的被子,搂着他的脖颈。

周泽楷用眼神传达着开心情绪,凑过去亲江波涛一口,继续搂着他。

“小周,你这是……”

“明天,休息日。”周泽楷笑得弯弯眼睛。“陪你。”

江波涛受了会心一击,彻底沦陷。

他侧身回抱周泽楷。终是把周泽楷拽进自己的被子里来。两个人在黑暗里依偎着,互相温暖。

“晚安。”

江波涛轻轻地说。

后续。

休息日过后,轮回众人一大早来到训练室。首先看到了按部就班坐好的队长,还有与之一起的面带笑容的副队。

“副队感冒好啦?气色不错啊。”有人招呼道。

“嗯。没什么事了。谢谢关心啊。”江波涛说话仍带着鼻音。不过已经并不沙哑,还带着笑意。吴启跟着队友们对江副队表示了问候,坐回座位前,拿了自己桌上放着的茶水喝了一口————

“……靠谁把我的茶水换成了板蓝根?!”

……

杜明忍着笑,对吴启表示了同情。打开显示器发现电脑桌面被换掉了。换成了大大的,轮回队徽。

杜明感到奇怪。还以为是电脑的问题。装作没事一样,开始训练。

今天的训练感觉好吃力啊。难道是水平下降了吗?不可能吧。

杜明带着疑惑,艰难地操作着。

直到他发现,自己的训练难度,被调高了三个档。

杜明瞬间浑身发凉。绝望感如同冷冷的雨,在身上胡乱地拍着,拍着。

方明华,孙翔和吕泊远,该喝茶的喝茶,该吃糖的吃糖,该训练的训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周泽楷和江波涛坐在一起,看着江波涛微笑。

这样就好了吧,江波涛声音低得近似耳语,杜明也不会提前完成训练了。

嗯。周泽楷满意地点头。

好啦,接着做手操吧。江波涛也点头,另一只手递给我。

嗯。周泽楷听话地伸出右手来。

江波涛又侧头看了一眼满脸怨念的吴启和绝望的杜明。

心里暗自,发出得意的笑声。

以为我不知道前天发生了什么吗?呵呵。

他揉着周泽楷的指节,心满意足地想。

评论(4)
热度(73)
© 白纸荆书 | Powered by LOFTER